2019平中教师写高考作文之七——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PDF 打印 E-mail
2019-06-24 10:37

虽不能至 心向往之

费斌妍
一九八四年,台湾《联合文学》创刊号特设“作家专卷”,题名“木心·一个文学的鲁滨逊”。木心先生的一生,历经磨难,孤独漂泊,孑然一身,自称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他始终坚持自我的生活理念,文学艺术主张,拒绝常人安逸、温暖、舒适的生活,抱着殉道者的心态,选择艺术作为终身大事,像在一座孤岛上一样,从不间断地从事创作,为艺术甘愿忍受冷清和寂寞。而其独特的人生关照、文学艺术风情,在国内文坛出现后,激起一阵阵文学狂飙。
人生多少事,只能如颜回所言“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诚如幸运地“摸到反媚俗的反骨”“迥然绝尘,拒斥流俗”。陈丹青在《局部》中下论断说“偏离规范的写作是好的写作”,或许,人生的创作,亦有此中真意。而写作也好,人生也好,头号读者非自己莫属。
人只此一生是造物者的智慧。短暂、有限却促使了人类对生命的思考与探求。一个人,最需要的是完成自己的生命意义和价值。
如果非得借以他人的赏识来确定自己的意义,这是庄子所说的“有所待”,是有求于人。难道没有他人的认可,“自我”就变得没有价值了吗?陶潜高人一筹的地方是他懂得“知音苟不存,已矣何所悲” ,古诗云“兰生空谷,不为无人而不芳”,“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葵藿倾太阳,物性固莫夺”,追求完美的要好之心是志士才人的一种本性,亦是屈原在《离骚》中所言“予独好修以为常”。
世俗的洪流浩浩汤汤,对待“我”这个“头号读者”,你需要木心先生所言的“双眼”去看世界。一只是情郎之眼,一只是辩士之眼:一方面能坚守内心所爱所求,紧紧拥抱所求,不因流风浅俗,时代局限而怀疑自弃;另一方面对自我有清醒的认识,怀有“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不囿于流俗,了然自身的追求。这个追求,往小说,是“不为五斗米折腰”,是“穷则独善其身”,是“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孤介自首,洁身自好;往大了说,是“处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荡气回肠,家国情怀。
被尊为“中国最后一位穿裙子的士”,叶嘉莹先生,今年已95岁高龄,她一生颠沛流离,自始至终致力于中国古典诗词的研究。她常说“以悲观的心情过乐观的生活,以无生的觉悟做有生的事业”。今年叶嘉莹先生再向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捐赠1711万元,加上2018年捐赠的1857万元,目前已累计捐赠3568万元,用于设立“迦陵基金”,支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研究,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和体味古诗词的魅力。她希望我们这个时代,可以借思辨性、逻辑性的理论,用现代性、世界性的文学批评术语为我们古老的优秀的文化找一个坐标,将其应有的地位和价值介绍给全世界,让它从我们这代人手里走向现代,走向世界。
她是一位古诗词的布道者,她一生对学问的追求像极了汪曾祺对沈从文及西南联大教授们的评价,“对工作、对学问热爱到了痴迷的程度”。亦诚如日本导演北野武心中向往的是“那种和现实利益没有半毛钱关系,纯粹为了学问不惜拿自己生命去冒险的活法”。北野武发现他年轻时害怕的死亡并非“死亡本身”,而是“无法按照自己的理想活着”,因为唯有遵从内心,才让他感到是真真切切地在这世上活过。
而现实中,很多人的失落,莫过于违背了少年时的立志。自认为圆熟通达,精明能干,想关山难越,也是一路跋山涉水,几经世俗冷暖洗礼,终究成为曾经年少时最憎恶的那种人,失了赤子之心而不自知。故人生这本书的书写,需要君子“慎独”的精神,坚守本心,不负自己。跳出时代的局限,成熟的社会应该鼓励坚守自我的特立独行。
人的幸福,其实就是追寻自我,实现自我的过程。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也是好的。
最后更新于: 2019-06-24 10:51
 
平湖中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