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我在华二(之六) PDF 打印 E-mail
2019-07-10 14:16
2019,我在华二(之六)
 
华二有着鳞次栉比的教学楼,红色的砖瓦在朝日的辉映下为校园提供一份活力,竖立于门口的那古铜色的金钥匙是智慧的象征。
上午,教室内的风扇慢悠悠地转着,中央空调也在默默地工作。上课的老师已经站在了讲台前。这是一节漫谈生命科学,通俗地讲就是生物课。老师是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的聂炎老师。
老师点名过后,便开始上课。没想到聂老师竟是一位被生物学所耽误的的高能段子手,在此引用一诗:“数学是火,点亮物理的灯;物理是灯,照亮化学的路;化学是路,通向生物的坑;生物是坑,埋葬理综的生。”老师的讲课循序渐进,生动有趣。聂老师并没有直接向我们传授硬核的知识点,而是通过大量的视频讲解高冷的生命科学。其中不尽有大佬的TEDPDB,还有科普小知识的学渣乐园。一个半小时的课程就在欢声笑语和逐渐饱和的大脑中结束了。
“戏剧与表演”一课是带给我最多欢乐的。走进203教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成堆摆放的桌椅,先我一步的同学们响应老师的号召将它们往墙壁推,我也加入了进去。好,我们围成一个圈,围成一个圈!老师指挥着。点名,自我介绍结束后,我们开始玩起了drama game(戏剧游戏)。游戏的名字是伊莎呀。从老师开始,双手合十向上举说;与此同时,两边两个同学的手以同样的姿势指向喊“伊”的人,并喊;紧接着老师,也就是喊“伊”的人双手合十指向一个人,喊,然后被指的人重复这一过程。先不说要求,一听到游戏名称我们之中就有人笑出了声。谁反应慢,谁就“死”了,似乎是为了培养我们的默契,消除我们之间的隔阂。然后,接下来,谁被点中谁就“死”了,几乎没人成功过。哄笑了一阵后,大家都认真起来了,但由于可以指自己来诓骗别人,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所以仍有不少人蹲了下去。玩它需要极致的专注。
在汉字学课堂上,老师为我们讲解了汉字的行程与演变,我了解到文字的重要性,也认识到古代文字的趣味,甲骨文看似歪扭,但每一个部分都代表着一个物品,而不同的部分结合就会形成不同意思的字,就如这个字,古人理解是封地的边缘,而古时划明边界是在边界种树,所以甲骨的字就是左边一棵树,右边一个手。上课的老师虽然不算幽默,但也十分有特色,他引用了刘慈欣的小说《时间移民》中的望星人来说明文字的重要性,也应用《人类简史》中的段落说明文字与历史的关系。许多语句的引用大多和文字没有直接关系,这是十分有趣的一点。
在华二的一个星期使我习得不少知识,也使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相比上海的学生,我才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这也使我充满动力,更让我明月:当你在假期打游戏时知道有人在苦读,当你在假期学习时知道有人学到比你更累。(蒋星耀  童佳旖  赵之煊 )
 
20190710-081500-913
 
20190710-081428-243
 
20190710-081400-69
 
20190710-081334-69
 
 
 
 
最后更新于: 2019-07-10 14:19
 
平湖中学报